Anti Blogs

Hacking the Politics

从印度公路片《人生不再重来》看奇怪的Hinglish

with 4 comments

《人生不再重来》(Zindagi Na Milegi Dobara)是2011年印度出品的公路片,讲的是三个男人单身旅行的公路片,相当有意思。但更加让我注意的是里面用的语言Hinglish。

影片一开始的对话就观众恍惚到底他们在说哪种语言。场景是男主人公之一的卡比尔(K)向女友娜塔莎(N)求婚,为了方便读者理解,我把所有印地语单词翻译成了汉语,英文单词保留:

K: Will you marry me?
N: 卡尔比, please.
K: Okay. Will you marry me, please?
N: 你这是干嘛?
K: 反正我们迟早要结婚的,我们彼此相爱,我们Family也相互tolerate。我是architect,你是室内designer. We’re perfect. What do you say?
N: Are you sure?
K: 娜塔莎,please快点。My kneel is hurting.
N: 好。

如果有读者认为求婚场合很多年轻人会说英文、并不典型的话,我再摘取一段娜塔莎(N)和她女友(F)的对话:

N: 塔尼亚?Thank you.
F: By the way, let me warn you. 尼克尔正在plan a full power bachelor party呢。
N: Too late. His school friends已经在plan一个school bachelor party了。A road trip,在Spain.
F: Road trip?
N: Don’t ask. 他们在college时达成pact的。每个人choose一个adventure sport。
F: Are you serious? Like极限运动?
N: Exactly. 然后其他人必须照做。

其实整个影片,从头到位都是这样高度混杂的印度英语(Hinglish),是大家理解目前印度流行语言现状的范本。这里的Hinglish并不是我们想象的其他国家人说英语都有的口音、或者夹杂英文单词的洋泾浜,而是印地语和英语完全混搭的新语言。

这样的混搭语言的确是3.5亿印度年轻人近二十年才讲的语言。老一辈子印度人认为,如果英文说的不好,就干脆不要说,但新一代的年轻人早就把英语当成自己民族语言的一部分,尽情和民族其他语言完全混搭,没有所谓纯正英语、纯正印地语的概念,在大众媒体上越来越自信表达。

既然3.5亿人都这么说,就无所谓对错了。包括美国公司在内的国际商业品牌,在市场推广上也完全迎合这样的语言变化。比如可口可乐公司在印度的推广语是“心需要More”,Domino的批萨是“Hungry吗”,麦当劳是“What your 借口 is?”。

Hinglish如此风行,其实是从1990年代MTV和Channel V在印度点燃的,他们把印度年轻音乐人的歌词用语推广成了大众时尚,通过电影、电视剧等其他形式,让全印度的年轻人,接受了这样的语言成为生活用语。

作为外国人,我依然不明白的是这样高度混搭的语言,在书面上怎么表达,怎么实现两种语言语法的契合,稳定性到底有多高。如果有读者熟悉印度当代语言,很希望能得到你们的解答。

Written by mranti

June 17, 2012 at 2:01 pm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

4 Responses

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.

  1. 在马来西亚老早就是这样了。这里的华人普遍会华语(普通话),粤语,客家话,闽南话,英语,马拉语,通常是各种话串在一起。他们一起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,但外人听的话头都大了。

    karl

    June 17, 2012 at 2:59 pm

  2. 我曾经和大马华人聊过语言混搭的话题,他们平时的对话,以广东话为主,夹杂闽南话,还有英语和马来语的单词。
    这种混搭,还表现在普通话和南方方言上。

    我个人觉得混搭主要是口语,书面相对规范一点。

    dingding

    February 24, 2013 at 10:51 pm

  3. 我一个印度朋友从小都是看英文书,他说他看Hindi的文字得一个字一个字的看,Hindi课成绩特别差。而且他literally “hate reading Hindi”。其他印度同学没他那么极端,但相应的他们英语口语也没他好。

    Peiwen Hu

    February 25, 2013 at 10:50 am

  4. 日语也是这样,外来语素和传统语素混合组成的新单词越来越多。
    但是日语的外来语通常是用本土的片假名来表达,所以书面语的一致性没有问题。
    但另一方面,光看片假名表达的外来语素可能想像不到原来的外来语是什么,所以很多这种词,如果不做说明,通常的日本人都不会明白。

    我认为这种吸收外来语的方式会消灭原来语言的造词能力,变成只能依赖外来语。日语就有这样的趋势,原来使用汉字造词的方法已经非常罕见了,而这种新的“造词法”又太糟糕,必须加以说明才能理解新词的含义。

    可能这是一种趋势,积累不够多的小语种向大语种靠拢,直至从世界上消失。

    HelloWorld

    February 25, 2013 at 1:34 pm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